應要來一首:水藍色眼淚~ http://17sing.tw/song//11376774

 

小壽星的兩首歌,又要來歌曲教唱,小壽星還在感冒中,但就是想唱。

 

 

「楚醫師,早安阿。」

 

楚哲瑞聽出是江禕芳母親的聲音,微笑的回應喊早,江媽媽順手把早餐放在桌上,隨即過去幫著楚哲瑞走到廚房坐著。

 

「江媽媽,我爸媽過幾天就回來台灣了,就不要這麼麻煩你了。」

 

「哎呀沒有關係,江媽媽知道你不方便,都鄰居這麼久了,這是小事,不要掛心,重要的事要好好養傷。」

 

「江媽媽,禕芳回來啦?」

 

哲瑞開了口問著,這個鄰居小他兩歲的女孩,什麼時候又回到台灣的?

 

「對阿,說工作到一段落,就回台灣了,我也在沒有管他,可能,過幾天又要出門了吧我想。」

 

「我的女兒,我很清楚,她太自在了,不適合嫁人。」

 

哲瑞聽著江媽媽的話,微笑著。

 

「晚點,我朋友亞諾他們會來接我去回診,希望今天會有好消息。」

 

「會的,你一直都對人那麼好,我很相信好人會有好報的,楚醫師,我就先回去囉。」

 

「江媽媽再見。」

 

聽著門小小的闔上,離去的腳步聲,哲瑞心裡的確還是有些徬徨。

 

雖然他沒有後悔救了杜子楓,無論是誰,他相信自己都會這樣做,但他太清楚,若陷杜子楓在危險中,縱使他知情不救,他內心也過不去面對琵亞諾。

 

明明曉得,這個結果,不是自己要的,他,好像還是沒有辦法這麼自私,看著他人身陷危險,看著亞諾難過。

 

這是場意外,卻意外到可能失去視力,這,的確讓哲瑞徬徨。

 

 

「哲瑞,我跟亞諾來接你去回診。」

杜子楓先行進了家中,琵亞諾三兩步到了楚哲瑞身旁,關心著。

 

「好的,我們出發吧。」

 

 

 

 

甫恢復視力,楚哲瑞不想太傷眼,從獸醫院搭乘了公車回家。

他心裡的確鬆了一口氣,這個意外,讓他有了新的打算,有時候,很多事,現在沒做,就怕錯過。

 

他終於祝福了亞諾,雖然心上仍有不捨,但能親眼看著心底的小女孩幸福,難道不是一種好運。

 

慢步散回家中,經過江禕芳家門前,門半掩著,卻發現,一個女孩坐在小庭院內,低頭拿著吉他輕唱著歌曲。

 

那首歌,楚哲瑞也聽過,女孩的樣子,想起了第一次見到鄰居女孩的那幕。

他站在門外,傾聽著,沒有開口打斷女孩。

 

江禕芳,他已經忘記最後一次見到她的樣子,他只有記得,那個帶著厚厚眼鏡綁著辮子的女孩,雖不起眼,但歌聲很吸引人,站在舞台上,是那樣的耀眼。

 

那首水藍色眼淚,就像江禕芳的代表,唱進了楚哲瑞的心底某個角落;或許當時的他,不懂歌曲內容,但現在,這首歌曲,又代表了些甚麼……?

 

女孩的離去,其實楚哲瑞是有些遺憾的,他的心中有個小小的琵亞諾,所以,他從未注意到這個鄰居女孩。

 

「禕芳,別唱了進來,你那歌喉騙別人可以……楚醫師,你眼睛沒事了!來來,一起進來吃點點心。」

 

江媽媽的驚呼,打斷了兩人的靜默,楚哲瑞微笑著,當然也看到江禕芳的驚訝眼神。

 

江禕芳不管楚哲瑞怎麼想的,轉身,往房子內走了進去,迅速回房間,關上門。

她沒有準備好,什麼都沒有,而只是個普通人,沒有什麼預期想到再見面會怎樣。

 

「哎呀這是……楚醫師不要在意,禕芳就是這樣怪裡怪氣的。」

 

「沒事,江媽媽,那我回家囉,謝謝你這段時間的照顧。」

 

「楚醫師,這麼客氣,眼睛沒事真的是太好了!」

 

楚哲瑞點頭,跨步走向家中,望向江禕芳的房內,燈亮著,思索。

 

江媽媽敲了房門,喊著江禕芳。

 

「妳到底是怎樣?人家楚醫師眼睛沒事你也應該跟人家講個話,就這樣跑掉到底是。」

 

瞪著房門自家女兒都不回應,江媽媽無奈了一下,踱回自己房間。

 

 

 

 

 

 

 

夜半,躲了幾天,江禕芳開了門,又拿起了行李袋,準備離開。

她很清楚,離開,才是避免尷尬的最佳方式,只是,這次又要不告而別,她有些無奈,這一生,不告而別最佳代言人應該是江禕芳她自己本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luetrix17475 的頭像
bluetrix17475

bluetrix的部落格

bluetrix174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珊瑚
  • 雖然是逃避,但有時除了逃避,也無法可選……
  • Hanna
  • 現在對妳的虐文比較無所謂了XD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