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樣虐文,慎入,我何必的後續(?)吧

這應該會是最後一篇了吧我想

沒有想法。

其實打著打著就出坑。

似乎是件好事。

一樣,周日完結請好好的看,優質浪漫偶像劇,愛上哥們~

大家一起畢業吧。

 

「子楓,還有跟亞諾見面嗎?」

甫剛從國外回國返家,鳳姐望著子楓拿著行李箱進門,跟著子楓進到他們兩人的房間。

亞諾離開前的擺設都沒變,兩人的貓兒子布偶被放在書桌上,在滿滿的公文中,貓兒子身上還戴著亞諾的婚戒。

「鳳姐,我不是說過要給亞諾時間......

「所以,沒有找亞諾是吧。」

子楓沒有多說,轉身整理著自己行李箱的衣物。

「子楓,我做什麼我都尊重,只是,如果你愛著亞諾,要不要再試試,離婚,不代表就永遠不相往來。」

「鳳姐,子涵出嫁後,現在的狀況讓你會擔心我,我自己知道我該做什麼的。」

「我有點累,鳳姐,我先休息。」

鳳姐沒再說話,只叮嚀著子楓晚點下來吃點消夜,轉身離開子楓房間。

 

望著窗外,透著自己的影子反射,想像著亞諾還在的一切。

是阿,他不刻意的去干擾亞諾現在的生活,只想給予她空間。

但這到底要多久,連杜子楓都不清楚。

他的婚戒仍帶著,對於其他女子,都無法走進他的心裡。

是愛得太急,所以分開才會太痛,痛到他無法正視。

是他忘了,他的直接,沒有看到亞諾在生活角色上的不適應,是他忽略了,亞諾要適應的時間,是他,給得太滿,忘了跟亞諾說話的時間。

緩一點,會比較好嗎?他不清楚,他只是努力把握著亞諾,一切都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狀況。

向後倒進床上,雙眼緩緩閉上,他累了,因為他能給的,只是讓亞諾空間,但他的心,依舊拉扯著。

 

杜光柱經過子楓房間,望著子楓房燈未關,繞了進來,才發現子楓睡著了。

順手把被子反蓋在子楓身上,光柱知道,兩人愛的深,所以傷害更深,光柱不想去介入這兩個孩子的感情中,他只希望,這兩個孩子,都能好好的。

一個讓人貼心的亞諾,才讓他拉近了與子楓的距離,一個把自己當成了親生父親的子楓,這樣的父子緣分給了他珍惜。

『希望,亞諾這孩子,能夠快樂;子楓,希望能找到他想要的。』

 

 

雨陣陣肆意地潑灑 何時能到達  

 

可是路最終停在哪 時間已揭發  

 

 

 

你想分手嗎 由我來好嗎  

 

壞人是我快把眼淚擦  

 

沉默最可怕 是你不想正面地回答  

 

卻最誠實的回答  

 

 

 

假裝不了你不愛他  

 

假裝不了我擱得下  

 

但其中一個被祝福也算幸福吧  

 

 

 

假裝不了你不愛他  

 

你要是能快樂的話  

 

寂寞我會想辦法  

 

 

 

你的笑不必再做假 答案不複雜  

 

我會處理得很優雅 不怕有尷尬  

 

 

 

快別愣在那 不是說走嗎  

 

見不著你他會更牽掛  

 

誰想裝偉大 是捨不得淚水打濕最愛的臉頰  

 

 

 

假裝不了你不愛他  

 

假裝不了我擱得下  

 

但其中一個被祝福也算幸福吧  

 

 

 

假裝不了你不愛他  

 

你要是能快樂的話  

 

寂寞我會想辦法  

 

 

 

快別愣在那 時候不早啦  

 

我並不偉大 是捨不得淚水打濕最愛的臉頰~  

 

 

 

愛你卻放手讓給他  

 

任世人嘲笑我的傻  

 

可知我近乎瘋狂地想你好掙扎  

 

 

 

假裝不了你不愛他  

 

你要是能快樂的話  

 

再痛也都值得吧  

 

寂寞我會想辦法 

 

「光柱。」

鳳姐端了一杯熱茶,給了望著窗外思索著的杜光柱。

「辛苦了,你去看了亞諾,她如何?」

接手了鳳姐的熱茶,光柱詢問起。

「這孩子,一樣貼心……

談起了她去亞諾家找亞諾的狀況。

看見來者,亞諾有些驚訝。

……鳳姐好。」

亞諾忘了習慣稱呼,差點脫口而出媽媽,卻又馬上改口。

身分不同,已經是前婆婆了,這,不能越矩。

「最近還好嗎?」

「都好,謝謝鳳姐關心,今天怎麼會來?。」

「想問你,什麼時候,要回家。」

鳳姐伸手摸了亞諾的臉龐,這孩子,怎麼又瘦了。

「鳳姐,我,暫時還不能回去,而且,我跟子楓,已經離婚了,回去,會造成子楓的困擾的。」

「無論你跟子楓關係怎樣,都是我的家人。」

亞諾有點訝異,還是緩緩的道謝。

鳳姐的好意,她真的心領了,但回到子楓身邊,她暫時回不去。

「謝謝鳳姐,杜伯伯,好嗎?」

話鋒一轉,亞諾關心起杜光柱。

「我們都好,你爸….你杜伯伯也想著你,對了,子涵懷孕囉。」

「真是太好了。」

是阿,亞諾知道,連當太太的角色她還沒準備好,當母親,她更不敢想,聽見子涵的好消息,她的確為子涵開心。

「有空,跟鳳姐去看子涵。」

對於鳳姐的邀請,亞諾沒有拒絕,只要不談到杜子楓。

「好的,就麻煩鳳姐再跟我約,最近,在忙工作上的事,怕時間搭不上。」

亞諾開了個個人工作室,專接插畫,也幫著琵爸處理劇團的事。

「妳媽媽不在。」

「剛好不在,怎麼了?」

「沒有,想說可以聊一下。」

亞諾勉強了笑一下,對於她與子楓離婚,琵媽其實非常生氣的。

琵媽生氣的是,當初的承諾為什麼兩人這麼輕易就放棄,亞諾的不適應她看在心底,卻也只能尊重亞諾的決定。

說到底,琵媽是心疼又心急的,一個努力養著26年的女兒,就這樣嫁了,卻心傷的回來,子楓的關心,總是讓琵媽有些無奈,她當然懂,子楓對亞諾的心意,只是,這一切都要等著亞諾。

「那我先走好了。」

「我送妳。」

「不用不用,亞諾,好好照顧自己。」

鳳姐握緊了亞諾的雙手,亞諾望著鳳姐,給了一個讓鳳姐安心的微笑。

聽完鳳姐說的,光柱點點頭,喝著熱茶。

「怎麼不說話。」

鳳姐疑惑著問

「亞諾很聰明,給她點時間。」

光柱微笑著,是阿,他們杜家人,什麼沒有,有著就是時間,等待。

「子楓對亞諾的關心,不亞於你。」

 

 

「你好嗎?」

杜子楓望著line對話尚未發出的訊息。

桌上散落著亞諾抱著小朋友的照片,那笑容,很甜。

「哥。」

挺著八個月肚子的子涵走進子楓房間。

「給你。」

「肚子這麼大怎麼還跟著鳳姐到處跑。」

「你不看我家可愛孩子是你的損失。」

「對了,我跟亞諾說好,頑皮蛋是她乾女兒喔。」

子涵指著自身肚子,囔囔著說肚子裡的小寶貝在踢她,要回去休息。

子楓有些無奈,這樣怎麼挽回亞諾,都當子涵女兒的乾媽,這到底是……

「亞諾,還是單身喔,到底會是乾媽還是親親舅媽,哥你要想清楚啦。」

離去前,子涵落下了這句話。

 

 

杜子楓打開,是一張明信片,畫中,夜空的煙火,相擁的兩人背影,他當然認得出來,是他的浪漫。

右下角,亞諾的簽名。

Line聲響起,原來是子涵

「忘了給。」

一張照片,傾聽著子涵肚子的亞諾,充滿溫暖的微笑。

是吧,不能急,時間很多,等待久別重逢,等待,讓我重新愛上的那刻。

 

 

我明明比較愛亞諾的,為什麼反而虐亞諾這麼兇。

我要哭哭。

 

來人把杜子楓虐一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luetrix17475 的頭像
bluetrix17475

bluetrix的部落格

bluetrix174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