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我手機的ptt怪怪的,連打兩次都失敗,小作者我懶了,我不太會用電腦發,乾脆就這樣,原文持續。

還是喜歡在發文前說點話,走到了第五集,其實小作者當時真的有種撞牆的感覺,畢竟在前面黑道鋪成了這麼多,但回到這集,總要有東西可以講吧......

諾諾持續出現,諾應該在雁庭在一起的。(大笑)

 

 

清晨起來就望見翰昇趴在桌上,說好的睡沙發也沒有,似乎又在用公事,雁庭只能將被翰昇丟在一旁沙發上的被子蓋上翰昇身子,調高空調。

望著翰昇的睡臉,雁庭心中想著,故作堅強吧,身為姐姐的雁庭,卻很清楚什麼都被比較的感覺。

她要作的比雁行好,卻又怕雁行怨她,他們兩姐弟,一直都用相互扶持一起長大著,她不是不知道,同家人,不一定都向鳳姐對杜子楓跟杜子涵一樣,都是一樣的看待,總使,杜子楓只是杜光柱的養子。

因為太過明白,雁庭每一步都走的小心翼翼。

杜子楓人格特質的確非常適合當扛霸子,吳翰昇少的,只是沉穩、只是旁人提點,這不是不能改,而是那個環境逼著翰昇無法改變,每個人的人格養成,本來就不是三五言,是長久以來的環境所影響。

雁庭相信,翰昇的父親吳萬豪對他期望很大,望著吳翰昇親筆的簽名;翰昇,萬豪的期待不僅單純僅只是個扛霸子,更是在他看的到的世界裡,能有一片天地,如同長而堅硬的羽毛,隨著太陽升高飛起。

雁庭是不曉得翰昇知不知道萬豪的期許,翰昇太在意杜子楓,所以才會覺得自己都是第二名,但其實他只要作好他的事,他就能夠讚許。

這不難,只是,放不放得下的關係。

雁庭拿著手機,看著亞諾的訊息,莫名的失眠。

「「雁庭,杜伯伯,我們找到了,但他,失憶。」」

「「先不要跟其他人說,我想,子楓會希望你跟雁行也知道,你也很關心杜伯伯。」」

杜光柱回來了,隱隱約約,雁庭覺得哪裡不對了。

如果,翰昇的任何作為,都是針對杜子楓,杜伯伯回來,可能收手嗎?

 

『或許,一定要找時間提點翰昇,不要傷害任何一個,他可能重視的人。』

「希望,一切都來的及。」

雁庭輕聲說著,望著翰昇的沉睡的側臉。

 

 

 

走出機場,雁庭在路口,正想往停車場方向走去。

「你怎麼回去?」

停下腳步…回頭詢問翰昇,看著翰昇一臉沒睡飽的樣子,也沒有回答雁庭。

「我送你回去…,我有開車。」

「好阿,謝謝。」

翰昇沒有拒絕,跟著雁庭的腳步走到了停車場去。

兩人上了車。

「你睡一下,給我地址。」

「不用,去我公司吧,我直接進辦公室。」

翰昇的拒絕,包含了兩個涵意,一是拒絕休息,一是拒絕回家。

「好。」

開出了停車場,往台北的方向走著。

 

「欸,我有個請求。」

「妳說。」

「不要動琵亞諾。」

紅燈,雁庭踩了煞車,停了下來。

翰昇眼神深了一點,微笑對著雁庭問

「琵亞諾是杜子楓的人,我怎麼會動他。」

「妳跟琵亞諾,看起來真的很好怎麼每個人都挺他,就像挺杜子楓一樣。」

「你要動誰我管不著,但亞諾,你動了會有麻煩的,不要讓你自己陷入困境。」

「不會……

「所以你是在關心我。」

「我的朋友我都關心,無論是亞諾,亦或者是你。」

綠燈,踩了油門,往翰昇公司前進。

翰昇沒有回應,現在的他已經做了,已經無法收回。

到了翰昇公司樓下,翰昇開了車門下了車。

「翰昇,不要忘記,你是被期待的,很多事,不是你想的這麼簡單。」

「杜子楓,只能是你的兄弟,而不是對手。」

雁庭僅提點了翰昇兩句話,遙控起車窗,出發。

『千萬要來得急。』

出發,往亞諾相約的地點前進。

 

醫院診間外,兩人坐在檢查室外等杜光柱。

「杜伯伯狀況?」

「持續回診,不過有點熟悉鳳姐她們,他比較能接受了。」

雁庭點點頭,等著杜光柱。

「亞諾。」

「怎麼了?」

「這幾次的大小意外,你們都懷疑吳翰昇是吧?」

亞諾沒有說話,只是握緊了雙手拳頭。

「翰昇,只是要拉下杜子楓,但本質上,不壞。」

「雁庭,傷人就是不對

「我清楚,真的,但我也不走有仇報仇那條路」

「我只是提醒你,提點杜子楓,就如你跟我說的,提防他一點,他的動作,已經越來越明顯了。」

「你呢…?」

「至少,我算是他一個特別的朋友,他不會對我怎樣。」

「而杜子楓,我想他會有他的考量的。」

還要再談,杜光柱出了檢查室,兩人起身。

「這是?」

「我是梁雁庭,杜伯伯你好。」

「是現在樂園餐廳的合作廠商,以前也認識您,杜伯伯。」

「梁小姐您好。」

光柱露出雁庭熟悉的微笑,讓雁庭有些心安。

「你們,剛剛談到,吳翰昇?」

「是阿,怎麼了,杜伯伯」

「我對這孩子,其實有點點絲毫印象,但很片段。」

兩人相視一眼,同時看向杜光柱。

「我的感覺,這孩子,不壞,只是似乎有點把重心放錯。」

「對子楓,有些敵意,亞諾,提點子楓一下,他如果做錯事,不要趕盡殺絕。」

雁庭心裡明白,總使連失去記憶的杜光柱,都在用他的方式,照顧著翰昇。

吳翰昇…你到底知不知道大家對他的用心。

「我曉得了,杜伯伯。」

「我去開車,送你們回去」

雁庭聽到杜光柱的保證,她曉得,翰昇又拿了張安全牌,心裡,稍稍底定。

「雁庭,不用麻煩,你才剛回國,又來找我談,很累了。」

「不會,沒有什麼累,能見到杜伯伯跟你,你們都沒事,我就不累了。」

雁庭微笑著,送了亞諾跟杜光柱回到杜家。

 

 

 

 

 

 

開車開到了樂園門口,卻見到杜子楓秘書amy跟一群陌生人拉扯,本想下車,看著amy被架走,杜子楓的車跟上,雁庭跟上了他們的車後面。

雁庭望著子楓跟亞諾他們下車,沒有靠近杜子楓,只傳了地址與訊息給了雁行,要雁行等她消息再幫忙報警。

在門口,當然聽到翰昇跟amy秘書的對話、杜子楓的留情面,一切,都如雁庭想的一樣,杜子楓還在作最後掙扎,他不想這麼快蓋棺定論,這麼快放棄了翰昇。

「梁雁庭?你怎麼在這。」

「衛青陽……

望著青陽背後的黑衣人群,雁庭知道,他們只是要用黑道的方式解決。

「不要有死傷,拜託。」

「你不要在這,危險。」

青陽點點頭,提點著雁庭。

「我可以保護我自己,我要看著你們大家安全出來。」

青陽看著梁雁庭的堅持,只能尊重,帶著小弟進去,跟子楓會合。

 

「亞諾,還好你沒事……。」

亞諾一見雁庭,快步到雁庭面前,急著問。

「你怎麼在這,雁庭!」

「剛我就跟她說危險要她先離開,她不肯。」

青陽解釋著。

「我不怕這種場面,我只擔心你,亞諾,事情解決了,你們都先走吧。」

「雁庭,一起走,你一個人在這我會擔心。」

「沒事的,等等我就走了。這是你們的處理方式,我尊重。」

「杜子楓,謝謝你。」

雁庭明白,這是杜子楓對翰昇最大的容忍,杜子楓冷著表情,沒有說話,先行上了車。

「記得LINE我。」

亞諾叮嚀完雁庭,隨即上了子楓的車,揚長而去。

 

 

 

 

談判結束,無死傷,杜子楓正式宣告吳翰昇不再是家族的一員,不准再出現在杜子楓面前,只是翰昇,確確實實的輸了。

「都給我滾!」

小弟們都紛紛離開,獨留翰昇一人。

他的偽裝,全毀。

大家,都離開他而去。

翰昇坐在地上,低頭,眼眶紅了。

一雙鞋映入眼中,翰昇緩緩抬頭。

「你打擊很大是吧。」

雁庭蹲了下來跟翰昇眼神平行。

「我不是跟你說過,放過自己,才能讓自己有退路。」

望著翰昇硬撐著眼眶的淚,雁庭輕撫上翰昇的臉龐,用手指擦去翰昇掉出的眼淚。

「作錯的事,你要學習承擔。」

「你最大的錯誤,就是一直在誤解大家對你的期待,你太急,走偏了。」

「你爸,他當然希望你成為扛霸子,但他更希望的是,你在你自己的世界,能夠獨當一面…讓你爸不要擔心。」

「杜子楓,若不是講這麼狠的話,怎麼能讓你斷了那些想法。」

「你的比不過,成為你最大的障礙,卻讓你走錯。」

翰昇伸手把雁庭抱緊懷裡,悶著頭,掉淚,只說了兩個字。

「錯了……。」

雁庭只能輕撫著翰昇的背,因為掙脫不開,索性放棄;雁庭只希望,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他能這樣幫忙,有時候,伸出手要救人的,也會救到自己,雁庭一直這樣相信著。

 

 

 

「我們該走了,天開始黑,這條路我不熟。」

雁庭維持這個被抱的姿勢已經一會了,跪在地上的雙腳已經有點不舒服。

翰昇緩緩才放開雁庭,把她牽著站了起來。

「我開,你鑰匙借我。」

雁庭伸手到自個外套口袋找尋鑰匙,從右手拿出鑰匙,翰昇卻一把連同鑰匙,牽緊了雁庭的手。

雁庭知道,這個牽手,不代表什麼。

是一根浮木。

雁庭不想多想,也沒心思多想。

 

夜,漸漸深了。

車開往市區,兩人都沒說話。

「我先送妳回去,反正到市區了,我可以叫車。」

「不用送我回去,我……還有事。」

翰昇把車緩緩駛進一旁,鬆開安全帶,開了車門,下車。

雁庭也下了車,走到翰昇面前。

「謝謝。」

翰昇說著,他的表情,是悲傷的。

「我希望,是真心的跟我道謝。」

「該慶幸,我沒有答應你,成為你的誰。」

「你記得,受到傷害的,不只是你,你女友,應該也充滿驚嚇……

「想想怎麼安撫你女友吧。」

雁庭繞回駕駛座,上車。

「回去小心。」

雁庭提點了翰昇,開車離開。

往亞諾家前進。

 

望著杜子楓的車與自己的車錯身離開,雁庭才緩緩的從自己車子下車,走到了亞諾面前。

「雁庭,怎麼來了。」

「不請自來,用line講,不方便。」

兩人走回小公園,雁庭開了口問。

「在一起了?」

……嗯!」

望著亞諾有些害羞的表情,雁庭其實是為亞諾開心的。

找到一個對的人,多麼難得可貴。

「那杜子楓還帶妳去那麼危險的地方。」

「雁庭,你還說,你也一個人到那種地方去!」

「我不會有事,我很聰明,懂得保護自己。」

雁庭的篤定,讓亞諾笑了出來。

「下次不可以這樣子任性。」

「琵亞諾,我從來都不任性的。」

兩人相視而笑。

雁庭走向前,抱緊了亞諾。

「雁庭?」

「你沒事,真是太好了。」

「你也是。」

亞諾露出了微笑,回抱著雁庭。

她知道雁庭的擔心,但跟子楓在一起後,亞諾很清楚,無所畏懼,就能面對。

 

「亞諾,問你一個問題。」

「好,你說」

「你,是女生對不對。」

雁庭不是疑惑句,卻確確實實嚇著亞諾。

「你參加鳳姐生日宴會時,跟你表妹講的話,我不小心聽到了……

「雖然,我不知道,你什麼原因隱藏身分,但其實,我很心疼。」

「我希望,我是你的朋友,可以講心事的朋友,而不是一個人去面對你從未知的那個黑暗,杜子楓再多的愛,也不能保護你的害怕。」

「我害怕的,是你的勇氣,被黑暗吞噬。」

「你給我的感覺,總是溫暖著我,我不願意,你被影響。」

雁庭微笑著,亞諾終於知道,雁庭像誰。

「雁庭,你知道,為什麼我也信任你嗎?」

「因為,你就像子楓一樣,用妳的勇氣,擋住了黑暗。」

「雖然,黑暗總是會降臨。」

雁庭當然知道亞諾所指的是誰,先一步說出了吳翰昇三個字。

「就如同,吳翰昇一樣。」

「我說過,我抗拒的,是那個圈子,但,現在,黑暗一樣降臨,我只能接受。」

「我只要記得我的心,我的念頭,走我該走的路,那,就對了。」

 

 

「雁庭…….

「亞諾,在我面前,可以放鬆些,做妳自己就好。」

這時的雁庭,很讓人信任。

「任何不懂的,都可以找我,知道嗎?」

亞諾看著雁庭,不諱言,這時的她,非常值得信任,就像個姐姐一般。

「記得,不准再讓自己陷入任何的危機裡,除了妳的身分外,妳,還是很多人的牽絆。」

「我們,都有著我們的要走的路。」

亞諾點頭,再次擁抱雁庭。

這是亞諾第一次真正用女孩子的身分,面對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luetrix17475 的頭像
bluetrix17475

bluetrix的部落格

bluetrix174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風
  • 諾諾跟雁婷一起也不錯~~~(誤) ;p

    喜歡雁婷的勇敢和智慧~
    我想~~~她應該把翰昇拉回來的~~~

  • 是不是!
    雁庭應該跟諾諾在一起的(你好煩阿小作者)
    好啦,雁庭無法彎掉,她只是正直正義了一點。
    我很怕杜子楓偷偷幹掉雁庭(最好是)
    故事走向猜對,怎麼拉,要看對方聽不聽得下去。

    bluetrix17475 於 2016/02/13 16:15 回覆

  • 小v
  • 雁庭破梗的好直接而且好在意跟保護諾諾
    容我站1分鐘雁諾配XDDD

  • 請站(給你一個空間)
    我的故事,破梗是很快的(笑)
    秉持著前幾集解題迅速的方式(你有嗎?)

    雁庭,不拐彎抹角的......
    對亞諾的在意,是因為不捨。
    縱使,亞諾再像男孩,本質上仍是女孩
    身為那圈子裡踏出來的雁庭,不難擔心著亞諾

    bluetrix17475 於 2016/02/14 05:3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