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有些晚,現在才急追起來直接發文,照原本的進度,可能是寫不完的。

嗯~在連假的最後兩天,有新文看應該開心的事。

感謝著喜歡的人,讓小作者有動力持續前進著,今天沒意外,應該會連續發吧,小作者希望,擁有著微笑等待愛上哥們,等待杜子楓與琵亞諾解開26歲的秘密,等待吳翰昇成為另一個人,等待,香米們相聚。

有妳有我,我們一起,出發!

 

「姐,吳翰昇又打來要找你,他幹嘛阿?」

「我不知道,隨便你找任何理由,你想辦法跟他說,我出差。」

雁庭有些不耐煩,吳翰昇這三個字,最近真是夠纏上了他。

「你哪有差要出

「我去日本,去個十天半個月,這理由夠正當光明了吧。」

雁庭拿起包包內的護照,東西簡單整理,她只想快點離開辦公室。

「記得,杜子楓樂園那邊的點心,都全權交給你負責,不准搞砸,我會跟亞諾確認你的進度。」

「姐,哪有這樣得阿為什麼不是跟我確認進度卻是跟亞諾。」

「因為,亞諾比你值得信任,你,拜託學學亞諾或杜子楓好不好,謹慎一點。」

「老姐!」

雁庭拿起了自個護照,背起側背包,向雁行揮手,離開辦公室。

上了車,接上了無線耳機,開車往機場方向去。

「亞諾,我雁庭。」

「怎麼了?」

「我需要出國半個月,樂園那邊的狀況有事可以找雁行,如果雁行無法處理或是找不到人,你LINE我,我會第一時間處理。」

「怎麼這麼突然……

「有點事,順便去日本拜訪幾位點心師傅,沒事,不用擔心,我掛電話了,掰掰。」

「亞諾,是雁庭?」

亞諾點頭,簡單交代了雁庭的行程。

子楓聽完後,默默說了。

「我猜,是翰昇吧。」

「翰昇?」

「應該是萬豪叔說了什麼,萬豪叔,對雁庭很欣賞。」

哲瑞哥事件後,亞諾心裡對翰昇,就很清楚,這人,跟子楓不同。

總是隱隱約約想要拉子楓後腿,看似表面上無害,但心思總是深沉許多。

「雁庭,會有危險嗎?」

「跟我們這類人接觸,本來危險就多,亞諾,你不是不知道。」

「雁庭,我想她也知道,只是,你不能阻止雁庭,任何交友的機會……

「總使,對方是個怎樣的人……。」

「我提點她一下好了。」

亞諾當然知道子楓的話中有話,拿起手機,點開與雁庭的line對話。

「「自己保重,翰昇,要提防。」

看著訊息瞬間已讀,簡單兩字ok回應,亞諾若有所思。

「走吧,我們去找哲瑞。」

子楓看著亞諾,兩人離開辦公室,出發去哲瑞的獸醫院。

 

 

 

一下飛機,不同於台灣的風景,一片無際得藍天,與海連成一線,空氣中,充滿的草與海的味道,頓時讓雁庭忘了煩躁。

打開平板確認行事曆,卻收到吳翰昇的來信通知。

『煩不煩阿……

雁庭暫時不點開信件,將心回到工作上,先處理自己該走的行程。

 

 

 

出差第二週週末,雁庭將一切該交辦的事都辦完了,與幾位傳統的點心師傅學習,充分的充電,的確讓雁庭心裡感到平靜許多。坐在機場裡,望著落地窗外,這次的小出差,的確對於翰昇的窮追不捨有稍稍的減退,捧著剛出爐的拿鐵,雁庭緩緩喝了一口,用咖啡香,調適一下準備回國的心情。

 

「梁雁庭。」

在來往的機場內,聽見自己的中文姓名,雁庭緩緩的抬頭。

「果然是你!」

「吳翰昇……

望著翰昇的笑臉,雁庭有些許無奈,這運氣到底是怎樣,連出差要返國都能遇到。

「你怎麼都沒接我電話」

「我有必要接你電話?」

「欸,不是朋友喔……

「是朋友也不用事事報備吧。」

「好好,順你。」

翰昇在雁庭旁坐了下來,手上也拿著護照。

「諾,吃看看,應該也很搭咖啡,吃點東西墊胃,回台北應該很晚。」

人家說不打笑臉人,雁庭只好默默接下翰昇的紙袋。

「你幾點的飛機?」

「半小時後。」

「機票給我。」

「幫你換票,可以先回去。」

「你一直都照著自己的意思做事嗎?不考慮別人立場嗎?」

雁庭側臉看著翰昇。

翰昇被雁庭一提,反而啞口無言,覺得有點不好意思。

「我想,我們應該談一談。」

雁庭看著翰昇,反而抽走了翰昇的護照與機票,看著機票登機時間,原來比較早。

既然要談,多留在這邊一晚,應該沒有關係。

「欸,梁雁庭」

「你應該學習的,是等待。」

雁庭將翰昇的護照拿到櫃台,連同自己的一起更換到明天的早班飛機。

慢步回到翰昇面前,將護照跟機票都歸還給對方。

「諾。」

「明天早上?」

「恩。你要記住,不是永遠只有你霸道而已。」

「走吧。」

雁庭先行走著,翰昇望著雁庭的背影,覺得有些好笑。

的確,除了杜子楓的事外,他能夠自己決定的事,他都異常執著。

或許,對他自己來說,永遠被比較,是過不去的一關。

 

跟著雁庭的腳步,兩人到了飯店,雁庭熟門熟路得登記住宿,並提出需要簡單做了餐點需要借用廚房,服務人員隨即幫雁庭安排。

「你先去你的房間,我等等上去。」

「拜託,我需要你清醒的跟我講話,我不想跟酒鬼說話,你不准再請客房服務要送酒。」

望著雁庭的背影離開,翰昇突然有些遲疑。

雁庭的話,有種不能拒絕的堅持。

 

 

按了房鈴,翰昇已換下了西裝,穿著輕便的休閒服來開門。

剛洗完頭的髮絲垂了下來,卸去霸氣,看了起來小了幾歲。

雁庭推了客房服務車進來,濃濃的咖哩味,吸引了翰昇。

「我還以為你的生活就只有在喝酒中度過。」

「沒有,我還有別的興趣好不好。」

「泡妞?」

翰昇大笑,懷疑起雁庭只認為他只會做不正經的事吧。

「吃晚餐,你被我留下,請你一頓。」

雁庭拿開了翰昇放在小桌上的計畫書,順手放在床上。

翰昇幫著把食物拿到桌面上,咖哩飯、味增湯,還有個丹麥麵包。

「咖哩飯!」

「雖然不是道地日式咖哩,不過,我想不是難吃的,雖然我的手藝,只有甜點比較上手,要主廚級,只有雁行可以。」

「先吃吧,冷了,不好吃。」

雁庭不管翰昇,先行吃了自己的份,望著雁庭認真吃飯的樣子,翰昇突然覺得食物很吸引人,也動手吃了起來。

「是有多餓阿……你會不會吃太快……。」

「因為,好吃。」

雁庭有些驚訝,翰昇不一會就將咖理飯全部掃光,還順手把味增湯整個喝完。

唯一留下的,只剩孤拎拎的丹麥麵包。

望著自己的咖哩飯還有三分之二,雁庭有些無奈,她吃飽了,看著翰昇吃法,她都飽了。

「吃不下?」

「恩,看你吃,我飽了。」

「那我幫你吃掉囉。」

翰昇順手拿起雁庭的份,大口大口的吃著,雁庭只搶下味增湯。

望著翰昇開心的吃著咖哩飯,雁庭緩緩喝著熱呼呼的味增湯,正思索著該怎麼開口討論。

不一會,翰昇吃完,對著雁庭瞧。

「剛沒發現,又去剪短頭髮?。」

「這樣比較好整理,扎起來很方便。不然,做點心會很麻煩,而且,也沒多短,肩上而已。」

順手把髮圈拆開,讓頭髮自然的放下,翰昇發現到,不是每個女孩子,都想讓自己那麼漂亮的,至少面前的女孩,很真。

「欸,不要動。」

翰昇順手拿了面紙,幫著雁庭擦去的嘴邊不小心殘留的咖哩,同時也把左邊的髮絲勾倒雁庭的左耳後,這個突然的小動作,卻讓雁庭整個僵住。

『這人,真的很會……

「你很會追女人吧。」

「什麼?」

翰昇一直沒意會到雁庭的話中有話。

「我沒猜錯,你身邊不乏很多女孩子。」

「而且,你想追我…..

看著雁庭的身子往後靠在椅子上,想辦法的保持一些距離,翰昇輕笑。

「你知道你這樣很不討喜耶,太聰明了,跟杜子楓一樣。」

被翰昇轉向話題,雁庭順著話講。

「有嗎?我不討喜我早就知道了,聰明我也接受;但,跟杜子楓哪裡像?」

「冷靜、聰穎,若不是你家退出黑道,你應該也占有一席。」

「我才沒興趣,黑道哪些紛紛擾擾,我沒有那種腦袋可以處理,我的腦袋只有點心食譜。」

「所以,你在稱讚我跟杜子楓,聰明囉?」

「隨便你怎麼想……

雁庭翻了個白眼,脫下了高跟鞋,坐著抱膝,警戒。

「我沒想到你對杜子楓也沒好感,你們,不是也有在子楓樂園合作。」

「工作因素,我不談論杜子楓怎樣。」

「若身為朋友,就不該談論我不想談的。」

翰昇當然懂雁庭話裡的意思。

「吳翰昇,幹嘛這麼想叫我當你朋友。」

「因為有話聊。」

「朋友不是緊迫盯人的,雖然我猜,你也沒有我這種類型朋友,有的,就是商場來往的朋友,或是杜子楓那類的朋友。」

翰昇點頭,的確,身為好友,本來就不多。

「我再猜一個,沒人像我這麼直接可以吐槽你的。」

翰昇微笑,這點,雁庭倒是沒說錯,他以為他會在意雁庭的吐槽,淑不知,沒有;反而,覺得雁庭,非常有內涵。

「所以你不怕我。」

「幹嘛怕你……我看你也不怕我,雖然我給你一堆鐵板。」

翰昇微笑,看著雁庭。

「我希望……我是你可以講話的朋友,沒有別的。」

「至於,你想用什麼方式追我,我不是不知道,只是現在,我沒有感覺。」

「我想,當朋友比當情人,我壓力比較沒這麼大。」

翰昇直接的回應雁庭

「你在發卡,好人卡。」

「是,沒錯,我的確是。」

兩人靜默,雁庭手機訊息聲響,打破尷尬。

「抱歉。」

雁庭將腳放下穿上跟鞋,起身走到陽台,接起雁行的電話。

 

「姐,怎麼了,多留一天?」

「嗯~跟朋友在這邊遇到,多留一天,明早回去。」

「好……姐,亞諾說……

聽著自個老弟支支嗚嗚

「你沒說完,亞諾說了什麼?」

「你回來再說……

雁行掛掉了電話,沒有將找到杜光柱的事透露給雁庭知道。

 

 

「冷了,加件外套。」

翰昇將自個西裝外套披在雁庭身上。

「謝謝你。」

雁庭的回應,讓翰昇知道,至少回到朋友的位置,他可以擁有這個朋友。

「我想,我們是朋友,可以是好話、壞話都可以講的朋友」

翰昇說著,雁庭看著他,微笑。

「好,那請你要記得,我說再過分的話,出發點,都不是惡意。」

「我不會說好聽話,我跟你的那群朋友,不一樣。」

「你的外套還你,晚了,我要回去洗澡睡覺。」

掠過翰昇,雁庭穿回自己的大衣外套,準備回去自己的房間。

雁庭甫要開門,客房內的內線卻響了。

「什麼事?」

「很抱歉吳先生,剛剛因為櫃台疏忽,誤以為只需登記一間,我需要先與梁小姐說聲抱歉,因為投宿的客人已經到了,我需要把梁小姐的鑰匙拿下來。」

「你等一下,我請梁小姐過來聽。」

翰昇有些無奈,這飯店也太搞笑了,連房間都能出槌。

雁庭接過電話,再三確認沒有其他房間了,只好請客房人員上樓到翰昇房間拿鑰匙。

「你沒發怒?」

「有啥好怒的,發脾氣是可以改變什麼?客房人員應該誤會我們是情侶或家人吧。」

「沒房間,不然我再去別的地方住囉。」

正想轉身離開,翰昇拉住雁庭。

「這麼晚出門,身為朋友的我會擔心。」

「我保證,絕對沒私心,決不動你。」

望著翰昇的眼睛,雖然記得亞諾的提點,但現在的確有些騎虎難下,接近午夜12點,的確要去投宿,有些傷腦筋。

「我先去樓下喝飲料,給你一小時應該可以,我看我在這邊你也很尷尬,你等客房人員來後先洗澡吧,洗完累了你就先睡。」

「我今天,睡沙發。」

翰昇收拾著自個文件,準備到樓下咖啡廳喝個飲料。

「這麼紳士?」

雁庭看著翰昇動作,覺得啼笑皆非。

「是,我也是有貼心的一面的。」

翰昇微笑,默默的開了門,離開;客房人員到,雁庭請她們稍微整理一下房間,並多要了一件被子,直到她們離開房間。

雁庭微笑,或許,是件好事吧,打起了精神,整理著自己。

順手整理了翰昇未帶走的文件,滑出了幾張杜子楓跟琵亞諾的照片,雁庭心裡有點底。

吳翰昇,真的要把杜子楓,拉下來。

順手簡單整理,把它用得很像沒人動過,放回小桌上,打算,回台北再跟亞諾討論。

 

翰昇感應了房門,輕聲推開,才發現房內燈仍亮著,見著的,是個熟睡的雁庭,手上,還緊握著自己的平板,打到一半的企畫書,整個呈現身體還是很緊張。

幫著雁庭把檔案存檔,從緊握的手抽起了平板,用好枕頭讓雁庭好睡些,幫她蓋緊了棉被,他很少很少這樣照顧人,這是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

對翰昇來講,女人,總是來來去去,或是有用意的。

但,面前這個女孩,比起他的女人們來說,一點都比不上,但她的特質,確很吸引著他。所以他努力的窮追不捨,淑不知,這女人根本不吃這套。

「要變成朋友是吧,那就先當朋友吧。」

翰昇輕輕摸了摸雁庭露出在棉被外的臉頰,雖然知道,她也跟那像娘們的琵亞諾很好,但他相信,琵亞諾不是最大問題。

反正,他一直都要搞倒杜子楓不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luetrix17475 的頭像
bluetrix17475

bluetrix的部落格

bluetrix174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香米J
  • 過年可以讀到版大文章真好♡
    想看翰昇被感情感化呀o(>﹏<)o
  • 等待吧,翰昇其實是對雁庭,是有感覺的,是雁庭不給追阿XD
    是阿,翰昇,你要加油(什麼鬼)

    bluetrix17475 於 2016/02/13 16:10 回覆

  • Winnie
  • 過年期間還能有哥們的陪伴真是太棒了,期待版主後續的更文~
  • 我覺得我這個年假雖然就宅在家,但做了一件喜歡的事,陪著大家走過等待,是很棒的。
    謝謝期待。

    bluetrix17475 於 2016/02/13 16:1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