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看了一下打到剛剛的進度,很好,接近二字頭,我怎麼可以這麼搞威......。

再次向看文的讀者道歉,小作者很傲嬌,我甚麼都想寫,所以字數無法減少。

我不確定大家對這篇故事的接受度,我只能說我自己已經依著心寫到這了,不會有甚麼變化,我希望在本週日前寫完(好敢講)

所以,你準備好了嗎?看完的可以回到PTT我原本的那篇留言,如果你沒有痞客幫帳號的,我都會看~。

準備好了沒?我們,出發!

 

進駔樂園的美食計畫已經如火如荼的執行,後續,仍回到最開始所談得,由梁雁行接手,雁庭反而再也沒有出現在樂園,反而讓杜子楓有些焦慮。

「子楓,你是不是

看著杜子楓失神思考的樣子,亞諾也猜得到他的想法,開口詢問。

「喔,亞諾,我沒事,你有事情要報告?

亞諾沒說話,輕點了頭,才緩緩說出美食計畫的進行程度。

甫講到一半,秘書amy打了內線進來報告。

「總經理,梁副總經理到了,是否可以進去」

亞諾看了一下時間,不是約10點?怎麼突然提前到。

「呃~總經理抱歉,是梁總經理跟梁副總經理兩位

「亞諾,好久不見。」

雁庭紮起了頭髮,身上還帶著剛烘培完的餅乾香氣,素顏乾淨,甜甜的笑容,與第一次見面時給人感覺完全不同,少了點俐落,多了點溫和。

而對著亞諾主動打招呼,眼神直接忽略杜子楓。

「亞諾,不好意思,這兩天我老姐剛好烘培了新品,想說一同拿來試試口味,因為是創新口味,所以希望直接在貴樂園開賣,或許也能引發商機」

雁庭雖然點頭,但眼神還是瞪了一下自個老弟,若不是她老弟堅持要把新品讓樂園上市,她今天則不會出這個公差。

 

「請兩位品嘗。」

雁庭將餅乾放在杜子楓辦公桌上,對於自己的手藝,她可是很有自信。

亞諾拿起了其中一塊,咬了一口,突然驚呼表示好好吃;子楓看著亞諾表情,有些疑惑得拿起了另一塊,咬下,杜子楓有些皺眉。

「這口味,太濕潤,會覺得膩,像古早味大餅一樣」

雁庭忍下了想吐槽的口氣,餅乾通常是乾、脆,但讓人吃完就口乾舌燥,他這款餅乾適合兒童跟老人食用,加上可愛造型,本來就想用類懷舊風來製作。

況且,讓餅乾較軟,是需要靠濕度去調整的,不同的天氣會有不同的呈現,在烘培上也需要多抓點空氣濕度得十分注意。

「謝。謝。指。教。」

雁庭只能咬牙吐出了四個字,他只能說,杜子楓真是個只可遠觀不可褻玩焉的人物,她的直覺,果然一點都沒有出錯,離他遠一點,才是最正確的決定。

亞諾看到兩人的火花,迅速的將話題轉向,並分享樂園近期的活動,邀請雁庭先到樂園去走走。

向子楓眼神示意,隨即陪著雁庭離開辦公室,真的是為了救子楓才出此下策,卻讓她再次跟雁庭獨處。

「你姐姐,火氣一直很容易發火?」子楓向雁行詢問,他當然也感受到雁庭對她的敵意。

「我姐火爆只有對我老爸跟我,所以我習慣了…,但,杜總經理,你算是第一個在不到幾秒內點燃我姐怒火的人

「或許你都看財經或社會雜誌,我姐都在美食雜誌專訪,有空可以看看」

「但你剛說的餅乾的問題,我也有相同認同,要用,還是脆點好」

兩個男子相視,點頭如搗蒜。

 

 

 

 

 

 

「我說,你看到我有點驚訝」

亞諾突然回神,又問了一次雁庭

「什麼?」

「我說話有這麼恐怖嗎?」

雁庭笑了出聲,讓亞諾也小小放鬆了一下。第二次見到雁庭,亞諾覺得她的壓迫感已經降低。

「沒有,沒的事。」

「至於,我上次的問題,這次可能真的要麻煩你了」

亞諾有些驚訝,露出了疑惑。

「我沒男友,我又不能每次都跟我弟出門,大家都認得出來我們兩姐弟。」

「上次的請求太過直接,很抱歉」

「不過這次,是真的找不到我信的過的人,若真的找個人假裝情侶出門,不是我看起來像姐姐,要不就撐不起場面,這次的場合有點重要,不然我不會開這個口」

亞諾訝然,對於僅見過兩次,後面都只是用mail對話的女子,她的直接跟果決,讓亞諾對她的看法更加不同。

「沒有要作什麼,我只請你幫我,參加一個訂婚宴,行嗎?

「我只是受夠每次被一群人關切眼光詢問的感覺,更何況,那聚會又非去不可」

亞諾聽完,思考了一下,點頭答應。

「如果你覺得我是信的過的人,那我願意幫你這個忙」

「你確定,不會被我賣掉」

雁婷笑著,看向亞諾

「我想,梁小姐不會這麼做的」

「為什麼?」

「因為,你跟子楓一樣,都是說到做到的人,若不是真的有困難,你不會開這個口。」

雁庭望進亞諾的眼睛。

「那好,就麻煩你了,宴會是下周六中午,我們可能要約一下租車跟服飾的部分」

「你放心,就讓我處理就好,不過,我需要你跟我約一下,確認衣服。」

雁庭拿出手機,正要留下亞諾的手機號碼,才看到自個老弟傳了訊息來。

「「老姐,老爸有急事,我跟杜子楓講完了,我先回去,你自己想辦法叫車回來」」

望著雁庭的表情,亞諾開口關心。

「沒事,我老弟又搞不清楚狀況,竟然先走,我沒車回去了,我剛想說跟老弟來,談完就回去了。」

「你等我一下,我跟子楓說一聲,我送妳回去。」

「這樣,不方便吧我可以自己叫車回去,我叫車需要時間,我也還可以在樂園逛一下。」

雁庭心想,其實不想欠杜子楓人情

「不行,我想子楓,也不會讓你一個人走,會擔心。」

「你在這邊等我,我去跟子楓說。」

雁庭還沒攔截亞諾,亞諾則快速跑走回辦公室,雁庭想了一下,還是往門口走,也撥了通計程車電話。

 

 

 

「你,有需要這樣嗎,梁雁庭?

雁庭聽見自己的名字,轉頭,看著來者,她有點頭痛。

……杜總經理。」

「我已經去請亞諾開車,我想問,你為什麼對我敵意這麼深,我們應該沒有甚麼。」

「我…..沒有,杜總經理你想太多了。」

就算有,她也不會說出口,她真的對杜子楓沒有敵意,有的,只是保持距離以策安全。

門口廣場這個時段剛好施放噴泉,雁庭的眼神被吸引過去。

望著噴泉,雁庭對於杜光柱的回憶一幕幕回來。

「你想起我爸。」

雁庭望向子楓,回答。

「杜伯伯,在我心中,是個很好的長輩。」

雁庭頓了一下,有些驚訝,心裡,也有底,今天,乾脆把事情好好處理。

「那你記得我溺水的事?

「你記得?!

「我說過,救我的人,我一定有恩必報」

子楓也不管雁庭打算說什麼,直接回應,對於梁雁庭,他不打算拐彎抹角,甚至,他也想釐清一些思緒。

「我也知道,我說什麼你都會去做,你以為,我不懂這套嗎?」

「至少,我也是那個圈子一步一步退出的」

「你真的不是我救的,我只是剛好在那,剛好看到昏迷醒過來的你,我想,你肯定有用你的方法找我,你之所以找不到我,是因為我父母小時候只會叫我小名,你沒印象不能怪你。」

「而你心想的,我都知道,有恩報恩,但我跟你,沒有恩,什麼,都沒有。」

杜子楓望向梁雁庭,這女子,思考方式跟他自己很像,果決,冷靜。

「那,這個」

杜子楓拿出小花髮夾,想確認到底是不是雁庭的。

「很抱歉,這不是我的」

雁庭直接的拒絕,讓杜子楓心裡稍稍鬆了一口氣。

「真的?

「真的,我不說假話,杜總經理,你沒有虧欠我什麼,我希望,我們的關係就是合作關係,其他的,沒有」

「無論你收集到我的任何資料,我只想說,對於杜家跟杜伯伯,我心中只有充滿感謝,其他的,我什麼都沒有,任何的背景,都不可能再來一次,我有的,只有努力讓我小小的家,遠離那個圈子,我知道,你也是一直這樣保護鳳姐跟子涵不是嗎?」

杜子楓緩緩的回應。

「因為,她們是我的家人」

「是,所以我們的方式不同,但我們都只是在保護我們所愛的人」

雁庭只將話說到這,亞諾開了車到兩人面前,拉下了副駕駛座的窗戶。

「子楓,我送梁小姐回去」

「我叫了車,亞諾,真的不用。」

雁庭彎腰向駕駛座的亞諾說,子楓順手輕扳起雁庭身子,幫著雁庭紳士的開了副駕駛車門。

「不要拒絕亞諾的意思,是亞諾要送妳回去,不是我,你不需要這麼畫分清楚」

雁庭望向子楓,深呼吸,默默得上了亞諾的車。

「杜總經理,謝謝。」

「我希望,除了合作關係,我們可能會是朋友,下次,希望你可以很自然叫我杜子楓。」

雁庭看了子楓一眼,沒有說話,或許,今天的對話,對雁庭來說,有稍稍緩和了他對杜子楓的反感。

雁庭很清楚,他不是討厭杜子楓,他只是對過去的環境有很大的排斥,能不接觸,就不接觸,過去,杜光柱幫了她們家一把,現在,又跟杜子楓牽扯上;她的所有作為,都是開起防衛機制,希望把不確定性降到最低,或許有些婆婆媽媽,但這是她能夠做的,身為梁興的女兒,就如父親的姓名一樣,離開了黑暗面,她只想用「良心」做事。

「那,梁小姐,我們走囉」

雁庭小小回神,點點頭,將車窗拉高,杜絕了子楓的眼神。

離開樂園,噴泉仍舊,陽光灑落在噴泉水珠上,呈現了七彩的顏色。

就如杜光柱的溫柔,默默守護著子楓、雁庭跟亞諾。

 

 

「梁小姐,你覺得這樣真的行嗎?」

「行的,你只要不要太緊張,一切都行」

「記得,要叫我名字」

雁庭微微笑,將到肩的長髮,簡單的盤上,加上淡妝,合身俐落的蕾絲長袖A字裙粉白小禮服,讓雁庭更顯女人味。

亞諾心想,雁庭打扮起來真得是很漂亮的女孩子,完全沒有露任何地方,就透露著女人味,哪像自己,要女人味可能有很大的困難度。

亞諾搭上了合身的深藍色西裝大衣,更顯亞諾的高挑

兩人站在一起,就如一對璧人,雁庭主動挽上亞諾的右手,兩人雙雙進入到會場。

亞諾只能故作鎮定,沒有腿軟得牽著雁庭。

雁庭輕輕的拉住亞諾,讓亞諾可以靠近他一點,亞諾側頭。

「你今天很帥,真的,不用這麼擔心」

有了雁庭的保證,亞諾稍稍得鬆了口氣,向雁庭微笑。

這笑,當場吸引了現場的女賓客們。

就如雁庭所期待的,因為此次有請亞諾當她男伴,莫名其妙得搭訕減少許多,反倒是亞諾,除了很細心的注意雁庭的一舉一動,還要應付女賓客的騷擾,整場訂婚宴下來,雁庭也發現亞諾有些疲憊。
雁庭知道,這裡,雖然解決的自個問題,但,不太適合亞諾這個單純的人在。

趁著空檔,雁庭拉著亞諾往門口默默走去。

「亞諾,你先回去。」

「雁庭,那你?」

「不好意思,很謝謝你幫我解決問題,但我想反而造成你更大的困擾,今天辛苦你了,車我會開回去,你先回去!」

「不行我會擔心你的安危。」

「沒事的,相信我。」

雁庭微笑,給了亞諾不能拒絕的堅持。

「你到家line我,不然,打給我也好」

「我知道的,謝謝你。」

送了亞諾上車,轉身正準備走近會場,卻撞上也偷溜出來的翰昇。

「痛。」

雁庭扎扎實實的撞上漢昇的胸膛,雪白的額頭馬上紅了起來,雁庭只能摀著額頭。

「沒事吧?走路不看路」

「你才沒注意有人好不好

抬頭跟翰昇對眼,她就後悔。

原來是上次酒吧幫她的討厭鬼。雁庭心想,一整個無奈。

「我幫你看一下,等等。」

「不用不用,我自己會處理」

正要拉開翰昇的手,他卻先一步覆蓋上雁庭的額頭,兩人臉對臉貼得很近。

「紅了,走。」

「要去哪阿?」

「冰敷。」

一把拉近雁庭進會場,把她安置在一個安全的位置,翰昇則用了會場加入紅酒的冰塊,放入自己的手帕,快步的踱回雁庭身旁。

「忍耐一下。」

漢昇輕輕的將包著冰塊在紅腫處輕輕來回敷著,怕雁庭凍傷。

「其實,我可以自己來的。」

除了自個老爸跟老弟,雁庭鮮少跟男生這麼靠近的,而亞諾,是因為雁庭早就知道她是女生,她當然默默得比較放心較親近的動作。

但這麼貼近的關心,兩人的身體靠得太近,讓雁庭有些許不自在。

「你自己來又看不到,我幫你。」

雁庭安靜了下來,等待額頭上的紅腫退掉,一會,翰昇緩緩的說。

「好了,沒事了。」

漢昇確認額頭上的紅腫消退,微笑的跟雁庭說。

「下次,眼睛要放亮一點。」

翰昇補上了後面這句,本來讓雁庭更加不爽。

「還好沒事,回去要觀察一下,不然去抹去瘀青的藥膏,在臉上瘀青不漂亮,況且,要是撞出傷口,這就麻煩了。」

「我手帕給你,你再去沾濕一點,可以小小再敷一下。」

雁庭訝然,雖然這個討厭鬼講話讓人有些不爽,但,其實蠻貼心的。

「怎麼來參加訂婚宴?」

翰昇知道,今天的訂婚宴,其實不只是單純的婚宴,線上的黑道大頭都有派人出席,他老爸出國翰昇才替代萬豪出席,他沒想到的是,雁庭也會在。

「我爸媽不能來,我代表、跟女方……有些因緣。」

雁庭沒有說破,的確是因為女方就是倒追雁行的其中之一的黑道小姐,當然,有另一個人願意娶黑道小姐回去,雁庭怎樣都祝福,他要親眼看到這個女人真正訂婚,他比較放心,所以,為什麼不讓雁行來,雁庭都有考慮,只是沒想到,好像害到亞諾。

「喔你怎麼回去?」

「開車。」

「我送妳回去好了。」

「不用,謝謝。」

雁庭警戒起來,才第二次見面,沒甚麼原因,面前這男的要送她回去,她才不要,正想略過翰昇身旁,卻被翰昇一手拉住。

「我陪妳出去好了,幾個老大一直看向你,沒有人陪,你會很難脫身。」

翰昇輕聲的在雁庭耳邊說著,手小小拉緊了雁庭,就怕雁庭掙脫。

默默的勾起了雁庭的手,還是一樣的跟賓客喝酒,慢慢的退向門口,那些肆無忌憚的眼神,因為吳翰昇的關係,不敢動手。

 

到了停車場,翰昇遙控開鎖了自己的車。

「上車」

「我要自己回家。」

「你沒看到我喝了酒,當然是你要送我回去。」

「你……!」

雁庭是在對翰昇沒啥辦法,本想拿起手機準備打電話找救兵。

「不要打了,我說,送我回家。」

「你這無賴!」

翰昇的霸道搶下雁庭的手機,換得雁庭的抱怨,只好把抽走翰昇右手的車鑰匙,自行先坐上駕駛座,等著翰昇上副駕駛座。

翰昇笑著,迅速上了副駕駛座,還了手機給雁庭,這女的,個性完全耿直。

「你家在哪?給我地址。」

「我報路給你。」

翰昇有些故意,特意沒告訴雁庭正確地址,讓雁庭跟著他的指令開車。

雁庭心裡有些怒,但礙於還在人家車上,還在開車,她還是認了下來

「你又轉錯方向了啦。」

「你!」

雁庭看路上沒人,直接把車停到路旁。

「你這傢伙,到底會不會報路阿,都開了一小時半怎麼可能還沒到你家?」

翰昇笑出聲,讓雁庭更加火大。

「我剛說過,你讓我送回家不就好了。」

「我根本不認識你,我不可能讓你送我回家阿,哈秋。」

雁庭氣嘟嘟的說,兩頰泛紅,加上翰昇車上冷氣較強,雁庭突然打了個噴嚏。

「你下車,坐副座,外套穿著。」

翰昇脫下了自個的西裝外套,的確,他真的沒注意到車內空調較低,對雁庭只著小禮服來說的確冷了些,先行下了副駕,在駕駛座門外等著雁庭下車。

雁庭的確想要加了油門直接離開,但她的理智說服自己,凡事,都要冷靜處理!再氣,都要淡定。

雁庭下了車,上了副駕駛座,而翰昇的西裝外套,雁庭只有放在自個腿上。

「我說大小姐,麻煩妳穿上我外套,是我外套有味道還是臭。」

「沒的事啦。」

「那就麻煩妳穿上,你不穿,我不開車,我沒有隨便丟包的經驗。」

雁庭越來越覺得翰昇是個無賴,兩個人這樣僵持下去也不是辦法,只好順著翰昇的話穿上外套。

「開車。」

雁庭快速報了自家地址,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翰昇淺淺笑著,開車往雁庭家前進。

 

「到了。」

車子緩緩開進巷子口,雁庭解開了安全帶,正要脫下翰昇的外套要歸還,卻被翰昇一手攔住。

「天冷,妳穿著。」

「不用,前面就到家了,我不欠人這種人情,我沒用這樣的方式釣男人,我們打平。」

雁庭拉回自個的手,迅速脫下翰昇外套,歸還本人。

「我吳翰聲,妳叫甚麼名字?」

翰昇接手了外套,順便介紹自己,也詢問起雁庭。

「我有必要告訴你嗎?」

解了安全鎖,迅速下車,並大力關上車門,轉頭,往巷內走。

翰昇望著後照鏡,持續觀察雁庭,並非直接開車離開。

兩位黑衣西裝男子迎上。

「大小姐?誰送妳回來?」

「一個討厭鬼的無賴,不是說過,我不需要你們保護。」

「大小姐…………

兩個男子都知道,雖然幫會結束,但卻被梁興留在企業工作,對於梁興一家,偶爾也需要幫忙清障礙,他們倆除了武的可以,更被雕到連文的都會。

是梁興的耿直,是愛家的愛烏及屋,是梁家姐弟把他們永遠的尊重,所以他們倆才會把命賣給了梁興一家。

「好啦,我知道你們擔心,沒事了,真的,明天企畫書記得給我,晚了,早點回去休息,兩位大嫂應該也會擔心你們。」

「是,大小姐。」

兩人護送雁庭進到家門,其中一位發現翰昇車還沒走,迅速走向車,翰昇卻將車開走,只讓男子記下車號

 

PS:作者小提醒,開車不喝酒,喝酒不開車,翰昇哥哥這樣是不對的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luetrix17475 的頭像
bluetrix17475

bluetrix的部落格

bluetrix174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香米J
  • 正劇如果有加入這些角色,感覺黑道戲份會更加精彩許多♡
    好獨特的角度書寫,是很不同的感受(^ω^)
    加油♡
  • 很高興有香米J的喜歡,如果有加入黑道戲份,其實翰昇角色會更加具體化
    不過,連上人哲瑞哥都寫到快沒角色了,我想我們不能強求。
    還是謝謝你的喜歡,真的!謝謝你~
    後續,我們期待下去吧(這作者很搞威有沒有XD?)

    bluetrix17475 於 2016/02/09 08:31 回覆

  • jackykids
  • 很期待這部喔
    難得看到以第三者的角色
    來發展故事
  • 謝謝期待~
    要琢磨處還很多,但我時間很少,只有這個短短的過年有空......
    希望沒有歪掉太多,我忙打腦袋的劇情,我連哥們前面我都無法去追看一下,看哪邊有走鐘......
    小作者要繼續傲嬌下去,讓我跟雁庭陪著你們走過這段路。

    bluetrix17475 於 2016/02/09 09:14 回覆

  • joanne484
  • 喜歡你的設定,拜託…續集…快出來~
  • 謝謝喜歡,因為存檔不夠,所以要讓讀者敲碗一下(生理痛實在無法坐太久打字....)小作者告退。

    bluetrix17475 於 2016/02/10 22:15 回覆

  • jackykids
  • 小作者加油!!
    別讓我們敲碗 敲太久喔
  • 哈哈,會努力的
    希望,今天會有新文吧。

    bluetrix17475 於 2016/02/11 11:5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