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始下雪了
只是,這次我不在你身邊⋯

望著窗外,女孩看著落下的雪。

據說,這是北海道今年第一場雪。

「你好嗎?我還想念著你⋯我的小太陽,衛青陽。」




「娜娜,喝點雞湯,好嗎?」

「爸,我沒事,只是感冒而已,不要緊張。」

擎天看著娜娜,擔憂的表情。

「小感冒也要注意啊!」

娜娜癌症復發,沒有跟青陽說,與擎天表示堅決到日本留學加休養,青陽想陪著來卻被擎天擋下,尊重了娜娜意願,擎天隨即只帶著娜娜獨自來日本。

娜娜與擎天說了,如果死掉,她也不願意讓青陽知道,偽裝自己還活著的假象,青陽的家人是她,她無法想像如果連她都離開了,那怎麼辦?

擎天接受了娜娜的說法,因為愛所以害怕,連主治醫師都說這次娜娜的狀況不佳⋯⋯。

擎天只能疼,疼這個得來不易重逢的女兒,所以決定,做了個最疼女兒的父親。

「爸⋯⋯青陽,還好嗎?」

「唉,娜娜,你先喝雞湯,喝完我再跟你談青陽。」

「好啦。」

望著娜娜乖乖喝著雞湯,擎天實在不知該怎麼開口。

青陽對於擎天的決定雖然理智上了解但情感上無法接受,已經一陣子沒有回擎天訊息,擎天知道青陽在生氣,也無可奈何。

「娜娜,爸有事出去一下,記得喝完雞湯。」

望著父親匆忙的背影,娜娜沒有多問,他感受的到,青陽這次,真的很氣他們父女倆⋯⋯連父親身為他最尊重的師父,都不行⋯⋯。

娜娜換了件衣服,隨著擎天的腳步,拿起相機,也獨自出門。




慢步在剛下過雪的街上,娜娜拿著相機攝影著。

「青陽看到這雪景一定很開心。」

娜娜微笑著,駐立在街角,低頭看著剛剛隨手拍相機螢幕內的照片。

「啊啊啊啊,小心小心!」

一個喊著要小心的男孩騎著單車過來,就快煞不住煞車。

娜娜抬頭,趕緊後退了三四步,讓男孩順利經過。

「你這樣站在路邊很危險呢,要注意!」

男孩騎回頭,在娜娜面前,用日語叮嚀囑咐著。

一瞬間,娜娜以為自己看花,面前的男孩,跟青陽長的一模一樣⋯⋯。

脫口而出

「青陽⋯?!」

男孩疑惑不解娜娜說的,又用了日語回應娜娜。

「怎麼遇到個有問題的人,欸,走路要看路!走了~」

男孩騎著車離開娜娜視線,娜娜望著男孩的背影。

「真的很想青陽,我果然太想念青陽了!」

望著天氣,落下的雪。

「衛青陽,我好想你。」

揚起的臉,眼眶的淚,隨著地心引力,滑落。

 

S__21807244.jpg
#

「天叔。」

許久不見的子楓亞諾夫妻出現在擎天面前,擎天終於有種見到故鄉人的感受。

「亞諾不是懷著孩子嗎?怎麼還讓亞諾飛過來,亞諾,快坐,別跟天叔客氣。」

亞諾見到擎天,本要起身打招呼的,懷著五個月的身孕,亞諾散發著很溫柔的感覺。

「謝天叔。」

亞諾雖然頭髮稍長了,穿著稍微寬大的毛衣,僅看臉與四肢,還是個少女,而非少婦。

「這次我們過來,因為我爸媽最近在處理幫會的事,然後,要跟天叔說一件事⋯。」

「什麼事啊,快說!我知道你們會來這趟,肯定有事。」

天叔招呼這兩人坐下,在天叔開的咖啡店裡。

子楓久久無法說出口,眼眶突然的紅了,亞諾拍拍子楓的手背,停頓許久,才替子楓緩緩說出。

「天叔,青陽⋯⋯死了,被人暗殺。」

「什麼!到底是誰殺了青陽!」

天叔驚嚇,泛淚哽咽,原來⋯⋯青陽的不接不回,不是不願意、不是生氣,而是無法回電⋯⋯。

「我跟我爸都在查,道上兄弟已發追殺令,天叔,真的很抱歉,我最好的兄弟卻遭遇這種事!我為什麼沒有能力保護青陽!」

子楓憤怒捶桌,生氣自己還沒找到兇手,生氣自己怎麼讓青陽出了這種意外,他永遠記得青陽倒臥在血泊中,每次回憶,就傷痛一次。

「子楓,不要這樣,冷靜!」

一旁的亞諾也紅了眼眶,緊緊抓住子楓的手,拒絕讓子楓敲桌。

「青陽在哪?我要見他遺體,沒見到我不相信!!!今天不是愚人節,我不相信!!!」

天叔直搖頭,拒絕接受這件事。

亞諾緩緩說著來這趟日本的目的。

「天叔,來到日本說這件事,是覺得一定要當面跟您說,這個,是青陽部分的骨灰,我們希望,等娜娜身體穩定,再跟娜娜說,我們也擔心,娜娜身體也會受不了。」

擎天不語,點頭,從子楓手中,接過了青陽的骨灰,擎天落淚。

子楓憤憤的說。

「天叔,保重身體!我跟爸一定會找出兇手的!給你一個交代!」

「因為青陽,是我最好的兄弟!」

窗外的雪,又開始下了⋯⋯。
像是在哀悼青陽的死,I will miss you。

S__21807241.jpg

S__21807242.jpg


#

擎天進了娜娜房,去巡一下娜娜是否還有發燒。

用手背觸碰額頭娜娜沒燒了,睡得很好。

從懷裡拿出子楓交給他裝著青陽骨灰的玻璃瓶,默默放在娜娜床邊。

「「青陽,你應該也想陪著娜娜吧,叔把你放在娜娜身邊,記得保護娜娜⋯⋯」」

擎天抹去眼眶的淚,轉身離開房間。

#

「娜娜。」

「青陽,是你!」

娜娜跑到青陽面前,深深擁抱著他。

「你知道嗎?我今天遇見了一個好像你的人,若不是他講日文,我還以為我遇見你。」

青陽微笑。

「是喔。」

「我好想念你。」

娜娜抱緊了青陽,緩緩說著。

「我也是~」

「娜娜,身體趕快養好,知道嗎?」

青陽輕輕靠著娜娜的頭,緩緩說著。

「吼,我爸是不是有跟你說了什麼,你不要聽我爸的啦。」

娜娜抱怨著。

「沒有,叔沒有說什麼,你要快點養好病,把壞小癌趕走,因為我一直想念著你,我的家人。」

「我知道~我的小太陽,我好久沒有聽你唱歌了。」

「好,那就l will miss you。」

緣 兜了幾個圈 捆住了思念 困在夢裡面
月 圓了幾個缺 偷走了季節 丟下了冬天
可是我 念著念著不放 任何機會 假裝太陽融化 你的雪
可是你 放著放著不念 回憶凍結 零度寂寞的我 好想念

I Will Miss You~ I Miss You
I Miss You Till The End Of Time
木馬會旋轉 淚水會打轉 想念啊 會不會倒轉
I Will Miss You~ I Miss You
I Miss You Till The End Of Time
想念的臂彎 等著你靠岸 永遠 不讓你離開 I Miss You


「娜娜,我要走了。」

「青陽,不要走。」

「娜娜,你乖,我會等你。」

青陽輕吻著娜娜額頭,轉身離開。

夢醒了,娜娜臉龐都是淚水。

「原來是夢⋯⋯衛青陽,我好想你。」

 

S__21807240.jpg
——————————————
我做了什麼啊啊啊啊啊(淚)
真的是畢畢唱狼王子的歌I will miss you太好聽,然後,我看到這個http://www.youtube.com/watch?v=aN_DSROLASk&list=RDaN_DSROLASk
所以太早起床的我就用記事本打了我一直不知怎麼下手的元素cp(淚),跟mv比較不同的,我先讓青陽領便當了(淚)
在不同的空間遇見相似的人,只因青陽捨不得娜娜,而娜娜也捨不得青陽,但終究,還是分隔。
好的,就是篇抒發有淡淡哀傷的故事。

小作者不是回歸,只是聽好歌寫哥們文,感謝收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luetrix17475 的頭像
bluetrix17475

bluetrix的部落格

bluetrix174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