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週年之暑假作業

 
越難越愛
 
「在想什麼啊?表姐?」
 
望著自個表姐恍神的樣子,小菁有些擔憂。
 
最近,表姐很不對勁,不顧表姐夫子楓的想法,她自己跑回了娘家住。
 
「喔⋯沒事,小菁,你不是要出門逛逛,我陪妳去。」
 
兩個女孩出了門,琵媽當然看的出自家女兒的不對勁,撥了通電話給子楓。
 
「子楓,我是媽。」
 
坐在廚房裡,望著窗外的花草,那些,都是子楓跟亞諾細心安排的,琵媽在亞諾結婚出嫁後,便由自己照顧著。
 
「媽,怎麼打給我,亞諾怎麼了嗎?」
 
「沒事,是你們倆之間怎麼了嗎?亞諾這次,在家裡待了比較久。」
 
子楓被問的啞口無言,他們兩夫妻的事說大不大,說小不小,都是生活上的摩擦,牙膏怎麼擠、棉被怎麼摺、誰該送誰出門、誰該等誰回家,談起來,都是生活上的小事,但感情,卻在這些小事中磨損著。
 
杜子楓一切都想自己攬起,卻忘了身為總經理的他,很忙,忙到沒有時間跟亞諾談談,一忙,一急,口氣當然就差了些。
 
都不是真的要兇亞諾,只是有點累,有點沒耐心,有點想要自己的空間。
 
亞諾溝通無效,最終只是習慣用line 問了子楓,有時已讀不回,甚至不讀不回,鳳姐留給兩人的飯菜,都是亞諾默默的吃掉,收拾,上樓。
 
兩人越來越沒有對話,他們越來越像室友,連話,有時都說不上幾句。
 
「夫妻之間,該給對方空間,也要有時間跟對方溝通,你只用你的體貼你的想法去面對生活,遲早愛會被磨光的。」
 
「你什麼都跟他講你處理就好,亞諾不知道自己應該做什麼,她,只是覺得自己好像很沒有用。」
 
「媽,我沒有這個意思!亞諾⋯對公司的事也很盡責,我們,只是都忙。」
 
「子楓,我曉得,你們都在拼事業,只是,夫妻關係,本來就不是哪一方永遠在退讓,好好想想怎麼處理你們之間的問題吧,亞諾回家我當然很開心,只是她的臉上,始終都不是真心的笑容。」
 
「媽,對不起,讓你擔心了⋯⋯。」
 
「我只要我的女兒開心,你們倆都好好的就好,知道嗎?」
 
#
 
「亞諾,這件好看嗎?」
 
亞諾因為小菁的呼喊,才緩緩回神。
 
「表姐,你真的怪怪的!」
 
「來,跟我說說,到底怎麼了?」
 
「怎麼說⋯⋯」
 
亞諾搔搔脖子,已留長的頭髮雖隨意紮起,仍落了一絲在脖子上,亞諾無意的玩起了髮絲。
 
小菁看狀況不對,衣服也不買了,拉了亞諾就走。
 
又是去年小菁生日的烤肉店,一樣的位子,小菁快手的烤好肉片,放在亞諾碗裡。
 
 
「表姐夫外遇?!」
 
亞諾急拍著小菁的手臂,著急的說。
 
「沒有啦!」
 
「沒有?!那妳在鬱卒什麼?很久沒看到你這麼怪了!」
 
亞諾停頓了許久,緩緩開口。
 
「我只是很久,跟子楓沒有話聊了,討論什麼都會不歡而散。」
 
「我知道他忙,但我覺得他什麼事都不說,我不知道我要怎麼跟子楓說,更不知道從何氣起。」
 
「有時,我覺得我這個太太還滿不稱職的。」
 
「表姐,果然初戀就嫁實在太不對了⋯⋯,妳說妳哪裡不稱職?幫著他管好樂園的事。」
 
小菁食指推著亞諾的頭。
 
「哎呀不要再推了。」
 
「亞諾。」
 
「鳳姐、子涵。」
 
亞諾跟小菁馬上站起,望著來者,亞諾僵著臉只能邀請兩人一同入座。
 
「杜子涵,陪我去買東西。」
 
小菁用眼神示意,要子涵留給這對婆媳一點單獨的時間,她的確也想問問子涵亞諾他們夫妻倆到底怎麼了?
 
「鳳姐,我跟小菁等等回來。」
 
看似是兩人並肩走,卻其實是小菁拉著子涵離開。
 
「鳳姐。」
 
鳳姐坐到亞諾身旁,牽起了亞諾的手,輕輕拍著。
 
「回家住還好嗎?如果想我跟光柱,想家就回來吧。」
 
鳳姐溫暖的話,讓亞諾遲疑不知應該是接受還是拒絕。
 
「我⋯⋯現在還不行⋯⋯。」
 
「是子楓吧,這孩子就是這樣,什麼都不說,你怎麼曉得呢?」
 
「我打電話罵罵他。」
 
「鳳姐,子楓沒有錯,是我,太被保護,反而不知道怎麼跟子楓對話了⋯⋯。」
 
「我可能也要想想怎麼做才是最好的。」
 
「妳這孩子。」
 
鳳姐擁抱了亞諾,心疼著。
 
 
#
 
「子楓。」
 
用過餐的時間,鳳姐跟子涵和小菁說要再去逛逛服飾店,本就對逛街沒啥興趣的亞諾,隨意的在廣場走著,想起了子楓告白的場景,在階梯的上下階中,她望見她的丈夫,杜子楓。
 
兩人對望,站立各一方。
 
「亞諾。」
 
子楓伸出手,等著亞諾走向他。
 
那一刻,就如同已經過了許久,亞諾邁開步伐,一步一步緩緩走下樓梯,走向伸出手的杜子楓。
 
 
一到杜子楓面前,杜子楓還未說話,伸手便將琵亞諾拉進懷裡。
 
「對不起。」
 
「你說什麼?」
 
亞諾望著子楓,疑惑著。
 
「我太忙了,忙到忽略妳的想法,對不起!」
 
「子楓,謝謝你的對不起,我,也沒有體諒你。」
 
「是我太自以為什麼都做好好,妳就會開心,我也以為我不跟妳吵就一切風平浪靜,一切都會過去。」
 
亞諾抱緊了自己的丈夫,這個男人一直都沒有變,永遠的把自己的想法都藏進心底,亞諾以為,他們之間,無解。
 
這個男人卻願意放下,像尊重她的秘密一般,再次向她道歉。
 
「我還沒學起傾聽,還未學會緩慢,還少學著講自己的想法,妳要等我好不好?」
 
亞諾微笑著,望著面前的男人,這是他不容易的做法啊。
 
但,因為她,他願意踏出那步的改變。
 
「我也還沒學會怎麼當一個太太,我等你,請你,也等我好嗎?」
 
子楓微笑著,牽緊亞諾的手。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亞諾輕輕低下頭,靠著子楓的額。
 
「一定。」
 
 
他們,還在「愛」裡學習愛與被愛,在「家」裡學習角色的扮演,在「對方」的眼裡學習最自在的自己。
 
身為家人,他們,都在學習中。
 
因為,越小的事,越被容易忽略,就如愛,越愛就越難。
 
 
 
 
世事變改
還是越難 越愛 願挺身去保衛愛
花開花落 至少這一季被甜蜜蓋過了傷害

無負跳入愛海
沉重越來 越愛 浪已將眼淚覆蓋
軟弱會再有氣慨 跟處境比賽
沒法割開

懷抱的手 我不想再放開

 小作者碎碎念_

據說的據說,完娛想收集哥們一週年暑假作業。

所以,已經傷透腦袋的我還是默默一點不羞澀的寫了一篇杜琵篇,嘿畢竟我不會畫畫阿。

不可否認的,我又是聽了好歌才來寫這篇。

在愛裡,不是不愛,而是相遇是緣分,而相愛,太難

看了這篇的朋友說,一年就膩囉,但我想,婚姻這件事,的確是一見看似很簡單但其實很困難的事。

我們在婚姻外裡看婚姻,霧裡看花。

而婚姻內的他看我們,期待自由。

無論是哪一個,羨慕,都是一比一的。

最後安利剪的很好的松羅單單影片,行者

希望你與我與他,都是開心的。

一。週。年。快。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luetrix17475 的頭像
bluetrix17475

bluetrix的部落格

bluetrix174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